战史 影视剧中的“抗美援朝”——《奇袭白虎团》和《太阳的后裔

发布日期:2021-09-27 09:11   来源:未知   阅读:

  一部云集着俊男靓女的韩国偶像剧在国内走红,似乎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自2000的《蓝色生死恋》引爆收视狂潮以来,国人已经习惯了韩式苦情剧充斥荧幕的现状,更有诸多少男少女因为韩剧而对韩国的文化、美食、历史、民风民俗产生了浓红的兴趣,如《大长今》热映期间,韩式料理便一度大行其道。而《明成皇后》播出之时,又令国人对韩国近代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上述这些电视剧均没有《太阳的后裔》般引发热议,甚至隐然产生了两派观点对立的观众群体。

  面对被剧中身穿韩军沙漠迷彩的男主角深深吸引的女性观众,广大军迷一时间脑洞大开。各种段子如雨后春笋般脱颖而出。有揶揄男主角行为散漫、毫无“兵样”的:“手插腰带不齐步走,三人以上不成列,头发染色带墨镜,统统应该关禁闭!”有拿男生心目中的经典军旅题材拿来对比的:“听说最近有部以军官和女护士为主角的战争片?嗯!亮剑吧!不是!是韩国的!哦!那是上甘岭吧!不是,故事发生在欧洲!哦!兄弟连啊!我看的片子少……”当然最引经据典的吐槽,还是将男主角所在的部队——韩国陆军707特种部队与在朝鲜战争中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全歼的“白虎团”联系在一起。

  韩国陆军707特种部队是不是“白虎团”?硬要说是,似乎也能成立。毕竟这支直接隶属于韩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部队,的确绰号“白虎”。尽管仅编制有6个连、300余名特战队员。但按照各国特种部队升格管理和使用的原则,称为“白虎团”倒也合适。当然这只是一种极其勉强的说法,何况在朝鲜战场全歼“白虎团”本身存在着一个翻译上的误区。

  朝鲜战场为志愿军所痛击的所谓“白虎团”,其番号为韩国陆军第1步兵联队,前身是南朝鲜国防警备队第1联队。

  不过朝鲜战争爆发前,这支“天字第一号”的部队并不其隶属于首都警备司令部,而是被编入陆军混成第7师团驻守在汉江南岸最易被突破的鹭梁津—铜雀洞一线,由此可见当时的李承晚政府对这支部队的战斗力还是颇为自信。

  但战争全面爆发之时,鹭梁津地区的防线还是在朝鲜人民军的炮火奇袭和4辆T—34坦克的突击之下土崩瓦解。而在两军几乎没有直接接触的情况下,韩国陆军第7师团竟然遭遇了巨大的人员伤亡,第1步兵联队几乎损失大半。只能被调离一线,编入不断南撤的首都师团之中。最终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与朝鲜人民军决战于洛东江上。

  不过在这场生死攸关的战斗中,韩国陆军第1步兵联队依旧表现欠佳。1950年8月5日,朝鲜人民军对洛东江南岸发动总攻的第一天,韩国陆军第1步兵联队便由于遭遇对手奇袭而崩溃,一度导致洛东江防线全面告急。如果不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以强大的空中力量实行火力遮断的话,那么韩国政府很可能在1950年的夏天被赶下海,只能在济州岛谋划了。

  麦克阿瑟发动“仁川登陆”之后,韩国陆军似乎终于迎来时来运转的反攻良机。第1步兵联队跟随“首都师团”北上“扫讨残敌”好不惬意。1950年11月底,“首都师团”抵达清津、富宁一线,兵锋已逼近中朝交界的鸭绿江一线。但随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大举入朝,“首都师团”被迫再度后撤,跟随着从长津湖败下阵来的美军,狼狈的登船南逃。

  此战至今被朝鲜方面视为骄傲,《月飞山、英雄山》这首名曲传唱至今。或许正是鉴于“首都师团”的糟糕表现。1951年10月开始,第1步兵联队连同该部其他部队一并转入白善烨指挥下的所谓“白氏野战司令部”,开始围剿以智异山为中心的“南方游击队”。不得不说,“首都师团”虽然不善于正面作战,但是在“清剿”这方面却似乎驾轻就熟。经过5个月的“苦战”,第1步兵联队和“首都师团”终于拔除了智异山游击区这棵钉子。得以重返前线,投入所谓的“首都高地—北进棱线”行动。

  “首都高地—北进棱线”行动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板门店谈判破裂之后,所拟定的“摊牌行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我们所熟知的“奇袭白虎团”的快板书,开头部分的“一九五三年,美帝的和谈阴谋被揭穿,他要疯狂北窜霸占全朝鲜”,时间上大体延误了一年。

  不过“摊牌行动”虽然来势汹汹,但结果却是一脚提上了钢板。在付出了大量有生力量的损失之后,所谓的“联合国军”并未在战场上取得太多的便宜。而齐装满员投入进攻的“首都师团”在战场上也仅仅支撑了不到半个月便不得不撤回后方整补。这一歇,“首都师团”又在后方待了近半年的时间,直到1953年春夏之交才重返战场。而刚刚进入阵地,“首都师团”便迎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山崩海啸般的“金城攻势”。

  为了尽快实现朝鲜半岛的和平,打击叫嚣“独力北上”的韩国李承晚政权。中国人民志愿军在金城方面集中了5个军、15个师的兵力,同时配属了炮兵7个团另14营的强大火力,在主要突击方向上,志愿军火炮密度已达每平方公里108门,相当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东线战场的标准。而在战斗全面展开之后,志愿军各步兵分队更是勇于穿插,其中68军203师,在歼灭驻守352.1高地的韩军一个营后,该师609团一个先导班化装成韩军,由排长杨育才带领,沿522.1高地以东公路急速向纵深挺进。一脚踹翻了第1联队的指挥部。

  按照各种文艺作品的表述,“奇袭白虎团”都似乎是在相对平和的情况下进行的,所谓“阴云笼罩安平山。在这山上,盘踞着美李的王牌军,号称是常胜部队美式装备的白虎团,伪团部设在半山腰的一个山洞里,它是难攻易守戒备严,铁丝网一道又一道,地雷密布在前沿,明礁暗堡到处是,那口令一会儿就一换”。但事实上在志愿军空前猛烈的攻势面前,无论是“首都师团”的指挥中枢还是第1联队的前线均已乱成一锅粥。

  杨育才的尖刀小队冲入敌阵之时,“首都师团”的副师团长林益淳上校正赶到前线了解情况,结果也成为了志愿军的俘虏。而相比第1联队的指挥官陆根洙,林益淳或许还算是幸运的。志愿军一排手榴弹甩过去,几支冲锋枪随后一阵扫射,陆根洙及第1联队的指挥系统当即宣告报销。

  志愿军战士包月禄冲进屋内后,随即从墙角那个长方形铁架上,扯下一面绣着虎头的战旗,这面旗帜此后便长期成为了被志愿军全歼的“白虎团”的一个精神符号。不过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此事多少有些以讹传讹的成分。

  “首都师团”虽然战斗力不敢恭维,但名头却颇为唬人,被称为“猛虎部队”、“猛虎师团”。而步兵第1联队也绰号“飞虎”。当然如果考虑几次敌前溃逃的速度,一个“飞”倒还是贴切的。不过朝鲜语里飞虎(비호)发音是Pee-Ho,白虎(백호)发音是Paik-Ho。因此“飞虎团”便变成了“白虎团”了。

  而今天仍陈列在军事博物馆的那面“虎头旗”。也并非是“联队旗”。而是一面优胜荣誉旗,据说为李承晚当年亲手所颁,因为算是“御赐”之物,所以才随军挂在指挥部中。

  在金城战役中“首都师团”虽然表现不佳,但战后却并未遭到任何处罚。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此役之中韩军各部队均一触即溃,另一方面更是由于此时朝鲜战争已接近尾声。大批“首都师团”出身的韩军将领皆以高升,对这支老部队更是照顾有加。因此不仅遭遇重创的第1联队战后并未被撤销番号,反而一跃成为了战争中所谓“表现优异”的典范。1965年9月22日受命出征越南。为深陷游击战泥潭的美国盟友负弩前驱。

  越战结束后,“首都师团”撤回韩国本土,并在80年代进行了机械化改编。重新编组之后的“首都师团”下辖第1装甲旅团(代号“闪电”,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树懒的感觉)、第1机械化步兵旅团(代号“庇护”)、第26机械化步兵旅团(代号“亨舍尔”)以及直属炮兵旅团(代号“上升”)。

  昔日绰号“飞虎”的第1步兵联队的基因主要由第1机械化步兵旅团以及第1装甲旅团所属的第101机械化歩兵大队(代号“线机械化歩兵大队(代号“天虎大队”)所继承。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直至今日“首都师团”依旧是韩国陆军拱卫首尔的精锐,但昔日的“白虎团”(“飞虎联队”)的番号最终还是消失了。当然除了知耻之外,白虎这一代号被另一支“军内新宠”——707特种作战大队所抢注了。

  今天很多韩国媒体介绍韩军707特种作战大队时,总会将其成立的背景归结于1972年震惊世界的德国慕尼克奥林匹克中心惨案。认为承办1986年亚运会及1988年奥运会安保工作的压力,最终催生了707特种作战大队。这一说法显然是有意回避了20世纪60—80年代韩国军政府的黑暗统治。

  1979年12月12日,因不满职业政客崔圭夏推进的所谓“民主化改革”、深得前总统朴正熙器重的韩国国军保安司令官全斗焕发动军事政变。在这场政变之中,全斗焕的主要对手与其说是现任总统崔圭夏,不如说是另一位军方元老郑升和。

  自朴正熙遇刺以来,身为陆军参谋总长的郑升和长期还兼任全国戒严司令官,可谓是韩国军政大权的真正掌握者。而其手中的王牌除了首都警备司令部和宪兵部队之外,1969年成立的韩国陆军特种部队也曾一度被郑升和视为威慑全军的利器。但令郑升和往往没想到的是,全斗焕调来了更为精锐的空降兵部队,一举控制了国防部等要冲。郑升和及其党羽几乎没来及抵抗,便系数沦为了阶下囚。

  全斗焕以军事政变起家,又有朴正熙遇刺的前车之鉴。因此上台之后格外重视自身及主要党羽的人身安全。新任韩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郑镐溶秉承上意,随即组建了707特种作战大队和27内卫部队。其中707特种作战大队负责处理全国范围内的突发事件,而27内卫部队则专门负责军政高级官员的安保工作。

  可以说在军政府统治时期,707特种作战大队和27内卫部队的各方面资料均为机密。直到1993年金泳三出任韩国首位民选总统,相关资料才得以解密。而金泳三为了与军方切割关系,上任后不久即宣布解散27内卫部队。其相关职能转由707特种作战大队统一负责。

  应该说在全斗焕及其政治盟友卢泰愚执政时期,707特种作战大队与同样隶属于韩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空降兵(韩国称:“空中运输特种作战部队”),均是军政府对内异见民众的爪牙。比如在著名的“光州事件”中,韩国空降兵便始终冲锋在前。因此至今在韩国国内空降兵在诸兵种中仍处于饱受歧视和非议的一支。与之相比,707特种作战大队则由于在90年代一系列突发事件中的良好表现,而受到了民众的肯定和欢迎。

  90年代中期曾发生1名韩国海军陆战队军官因感情受挫,而携带1枝M16突击步枪和几枚“阔剑”反步兵定向地雷离开军营,劫持了1辆从首尔驶往釜山的大巴。由于劫持者是一名服役多年的老兵,且情绪敏感而激动。前期赶到现场的警察和宪兵均不敢贸然行动,直到长达7个小时的谈判无果的情况下。韩国军方才命令707特种作战大队以武力解决事件。

  在随后反劫持、解救人质的过程中,707特种作战大队以一组队员公开接近客车以吸引劫持者的注意力。另一组则利用地形和障碍物潜行至客车底部准备强攻。当劫持者发现接近客车的突击小队并向其开火的同时,另一组突击小队纵身跃起。利用劫持者在窗前闪动的瞬间果断开火将其成功击毙。

  但综合来看,707特种作战大队的主要作战任务并非只有国内反恐。有资料显示,在军政府执政时期,707特种作战大队长期进行着秘密渗透至敌对国家境内,执行对其领导人“斩首任务”的高强度训练。除此之外,在破袭诸如核武器基地等重要设施的行动之中,707特种作战大队也将作为地面侦察和引导,被提前布署至敌国纵深区域。香港六喝白小姐开奖资料澳门三合彩图库资料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